又是刻意過頭,努力壓抑住,將手機已經撥好的電話切掉,這是我要面對的課題。

其實現在的我還有什麼好要求的呢?生活平順(除了要被一堆笨蛋管之外),未來一年也都不用擔心該落腳何處,可是心裡總還是覺得不夠踏實,不知道是不是研究生留下來的陋習,對於自己作的事情寫的東西總會有不知"哪來的自信",認為這就是世上最完美的組合了,不過通常有這樣想法的時候,結果都不會是如自己所預期一般,因此,我還在等待,等待一個鮮少主動出現的肯定......


記得那晚我們寢室都已經躺在床上關了燈,突然被叫出去要搬隔天懇親的桌椅,抬頭看見天上掛滿無數大大小小的星星,又再次讓我掉進時空隧道裡,回想起那一夜,在行政大樓的停車場,看著一輪明月緩緩倚著木瓜山...漸漸隱沒...。我忘不了過去,我內心裡還是在抗拒逃避,總覺得這一切似乎還不夠真實,除了在草地上背著65K2步槍匍匐前進的當下。那是一個極度封閉缺少自由的環境,處在那種環境之下,唯一與外界的聯繫就是透過小小的話筒,聽聽另一端熟悉的鈴聲與話語,我還是在依賴!!醒醒呀!醒醒呀!現在正是考驗的時候,完全的隔絕,完全的陌生,這正是我之前要追求的環境,而且又是不得不的強迫遵守。


我,學會游泳了嗎?我知道我嗆了一些水,腳也正在努力踏著水,掙扎與懷疑依舊不斷湧現,掙扎著該不該伸手去觸及那漂浮於水面上的浮木,懷疑著自己究竟有無能耐可以完成這一步.......


還沒找到屬於我的自信,只會在外表上故作堅強,這就是現在的我!環境是會改變的,到了今晚我又被迫進入那個封閉愚昧的環境裡頭,我還能像現在一樣克制自己嗎?或許,我又會將堅強的外表遺忘在家中,徒留真實的脆弱...


請停止依賴!因為我是要流浪的人!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