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生活真是混亂得徹底,面對著無法預料何時會颳起腥風血雨的窘況,只能祈禱過一天算一天......
在這樣忙亂的生活裡,最希望能走到遠方,逃離這個死氣沈沈的環境。無奈,身陷囹圄的我僅止於思想上的自由,阿Q精神在這裡可以說是大大的有幫助。


說真的,也不知道為何會對火車站感到興趣,或許是因為在記憶底層,會看見媽媽把我和姊姊兩個小鬼頭,從平快車的窗戶丟進車內,好在人潮滿滿的車內有一路好睡的座位。那是小時候的中壢火車站。


念大學時由於住在三峽,有時候必須依賴火車才能夠便利地(?)抵達台北,因此鶯歌火車站也變成了一個常去的地方。我懷念的是舊的鶯歌車站,還記得那一次的自我放逐的起點就是那小小車站與天藍色的復興號(雖然現在復興號已經停駛於樹林花蓮間),而且在車站的出口轉角,我也記得一個坐在機車上的身影,謝謝你在那次旅行中給了我莫大的幫助~

IMGP4298.JPG


到了花蓮,與火車的接觸開始頻繁,但的確大多僅限於花蓮站與自強、莒光號之間,志學?大多只是作為領取車票的窗口。印象中在志學坐車的次數真的不多,原因真的也是班次時間少得可憐~但我也是對小小的志學車站情有獨鍾呢!~
IMGP4085.JPG

 

有幾次,在志學準備坐上莒光號夜車,站在車站天橋向南方望,遠遠的山邊亮著一道光,緩緩地筆直前進,偶而還傳來響亮的氣笛聲,感覺似乎是載著夢想的列車,從夢境裡頭轉換為真實,帶著我繞過台灣到山的另一端。夜裡的志學車站,靜得徹底~

我還記得,是在那一個我不存在的學期,花蓮的事情都處理完了,車子也已經運離花蓮,找了阿致載我去坐火車,在那個路口,突然捨不得離開那小小城鎮與街道

IMGP4080.JPG

 IMGP4086.JPG

雖然明知半年後我就得回來繼續完成我的學業,但依舊有這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也許是想在虛無飄渺中抓住些什麼,那種不踏實感與面對未知的恐懼,讓我對那天留下那麼深的印象,現在想起來,仍舊懷念~
 
IMGP4092.JPG


花東線鐵路有一個相當有趣的現象,就是南北列車必須在車站相逢才能再繼續前進,感覺就好像是老朋友相約在車站,你等我,我等你,不見不散,既使見面只是短短的一分鐘,離別也會充滿了勇氣。志學車站每天都會上演這樣的戲碼,這樣的情景,好有趣!

 

 

 

大概又是開始逃避現實,只好不斷跳進回憶裡頭,尋找過往的美好~

謝謝你,我很喜歡~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