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斷邂逅游牧的狀態裡,

感到失落的重量幻影。

意識到自己是個從過去長途跋涉而來的旅人,

不論出發、移動或是靜止、窩居,人並不因為一無所有而喟嘆;

相反的,我已擁有太多。

從今而後,我會為人生的此行,感到寬容。

 

                                                                  鍾文音 <寫給你的日記> P.192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