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的天氣真是令人難以捉摸,明明北部下雨又天冷,這裡卻可以讓氣溫逼近三十度,頓時讓背包裡頭為了禦寒的衣物變成沈重的負擔。

 

見到了藍天、白雲、和遠處的山,坐在機車後座的我,心不在身上。偽夏日午後,搭上了南迴線列車,溫暖的氣息搭配的搖晃的車身,儼然成為巨大的搖籃,撫慰著我的心。可惜了窗外的藍天與太平洋,坐在靠山面的走道,右邊的歐巴桑就是打定主意不拉開窗簾,只能透過小小的縫隙,瞥見遼闊的太平洋。

我又回到東岸了。

 

一路上,想抓住的東西太多,自己的能力又太少,不禁對自己開始感到不耐,也許是早上才決定的事情,到了傍晚,卻忍不住破功,這樣的自己,好虛弱。

 

開始看另一部小說,憶起更早更早的日子。前陣子在整理房間的時候,翻出了不少國中高中時代的鬼東西,誰說少年不是愁滋味?為什麼我回憶起來,除了日復一日的考試之外,最熟悉的記憶便是那段感情終結的時候。但時間早已過去太久,找出那些鬼東西之後,還能跟Dolphin笑看當初曖昧的紙條與卡片,而且Dolphin還結婚了呢!還有還有,那段黃制服的戀愛,時間真的過得太快,有太多太多現在與未來,稍不留意,就成了過去。同時,想到了另一段故事,同樣也是開始於那個年紀,我想,你的感觸應該也不少....

 

有種領悟在心裡醞釀,還不是很清楚,但逐漸成形,但仔細想想,這似乎早就從誰的口中聽過了呢?歲月的長短不是重點,反而牽扯了太多人太多事,想要做一個簡單的決定都變得太複雜,尤其是,你我都已不再年輕。

 

鵝肉妹:我的高中學妹,嚴格說起來,應該算是我第一個(or唯一的)網友吧。認識的經過已經太遙遠,但依稀記得是藉由windows98和逼逼叫的數據機,我們才搭上了線。昨天我們開始談論什麼是愛,究竟如何才能算是真正愛一個人。在她的愛情裡,上帝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指引她,幫助她走過低潮,說著說著,突然覺得耶穌好像私人顧問一樣,這麼神。能在戀愛過程中,指引正確的方向,那還真需要無比的真知灼見呢。

 

夜裡,騎著腳踏車,穿梭於台東的小巷弄中,刻意避開認識的大馬路,晚風徐徐,天上好多星星,我究竟在苦些什麼呢?是呀,我到底在做些什麼?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其實,根本不需要想那麼多,因為很多根本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情,我只是太沒信心,尤其是遇上沒輒的人。好多好多先前討論過的事情開始發酵,和Z的,和S的,和你的,沒想到居然可以兜成一個大圈圈,圈圈內是我,長著尖角充滿刺,像個熱情的刺蝟,看見人就喜孜孜的靠近黏著,卻忘記身上帶著刺。於是,熱烈的心開始受傷,反省著自己,看著自己的樣貌,曾經一度非常厭惡這樣的我,但,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擁抱我自己,還有誰願意呢?

 

Z的話,簡單卻深奧,S的話,鋒利不留情,我想我找到了其中的共通點。想睡的時候不要吃,該吃的時候不要睡。今天在機車後座,開始揣摩著坐在後座的感覺,雙手朝向天空放開,我放開了!

 

迷路在高雄街頭,連續好幾天喪失了方向感,這不是一種新的開始嗎?剛開始總是會混沌不安,總是會沒有信心,但才走了兩天,不就能稍微辨識出一些路了嗎?

 

也許是吹慣了太平洋的風,沒有太多的塵土,反倒帶著淡淡清香。關於愛情,我自認我認識得不多,也許我還不是個好情人,又或許永遠也無法證實這一點,so what?有也好,沒有也好,日子還是要過,未來還是一直來一直來,我缺的是自己的認同感,有些事不是辦不到,只是我要不要而已。所以,已經計畫的畢竟還只是計畫,這就代表要嘛是等著被實踐,實踐不了的就可以修改,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我不會再遺憾了,已經想通過的事情,怎麼又會打了結呢?所以說,有時候,無知有無知的快樂呀~

 

我想偶而也是要裝傻一下,雖然我實在是太聰明,裝傻實在不是我本性呀。

 

我一認真起來,厲害到連我自己都會害怕啊!

 

你要注意囉~

 

 

 

 

 

 

寫給開始認真的自己~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