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第四台看到"穿Prada的惡魔",雖然看了很多遍但還是繼續看下去,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好熟悉,怎麼跟我之前的生活好像唷><  在我當行政那段時間裡頭,感覺怎麼做怎麼錯,不做也錯,做越多又錯越多XD 當然也處理過大大小小的麻煩事,有些成功、有些失敗,回想起來其實很多是很不合理的要求,當下真的是幹得要死,現在卻覺得很有趣。

 


寫滿滿的記事本

 

 

記錄一下軍中的一件事好了,就是我當駕駛的事情。

想當初我在雙連坡受雙車訓的時候,真的是過太爽,每天看小說、玩數讀、寫好多封信、傳簡訊,就這樣讓我拿到兩張駕照:中型戰術輪車(左圖)和十噸半卡車(右圖)。

 2872758335_755c2e45d6_o_cr.jpg 2872758331_0c662c6cd7_o_cr.jpg

 

照理來說受完駕訓回去之後就應該是專職的駕駛,不過我卻又被抓去受預財士訓,所以我後來的職務是掛著預財士,駕駛?八百年也不該輪到我,因為我是營長的人,除非營長要我去開車,否則連長也不敢動我.......

 

話說是那個可惡的九三軍人節,剛好卡在星期四,照規定這樣的情況只能點放一天,也就是當天早上08放假,晚上21收假,然後睡一個晚上之後再放週末例假日,不僅放假放得很零散,車錢也會花得很多,所以我就趁我師傅也還沒退伍,還在交接的階段,盤算著如果能凹到星期五沖假,我就能夠星期四早上走,一直到星期天晚上再收假,這樣就太完美了~~

 

所以那天我跟我師傅去找營長的時候我就提了~

 

「報告營長,請問我這星期五能不能沖假?」

「嗯?為什麼要沖假?」

「因為這樣就可以連著放假,而且我的積假還不少,大概有七天吧」

「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積假?說來聽聽」

「幹訓班留守的兩天,無軍紀危安榮譽假一天,駕訓、預財士訓各一天結訓假,還有兩張駕照兩天榮譽假」

我才剛說完,營長的眼神一亮,抬頭問我「你有哪兩張駕照?」

我心裡已經感覺到有一點不對勁了,但也沒辦法「報..報告營長,中戰跟十噸半」

「你有中戰駕照?」

「報告,是....」

「那剛好,我們營上缺駕駛,你就去支援駕駛吧.....星期五留下來練車!!」

囧rz

 

 

就這樣,我不僅沒放到假,還得去支援當中戰駕駛......我被派到二連去幫忙二連開車,有開過連長車、副連長車,也開過砲車,也就是中戰後頭拉著一台105榴砲。整個九月,我就跟著大家跑了好幾趟砲陣地,出陣地其實駕駛算輕鬆,只要負責開車就好,不過還是相當累人,陣地也沒水沒電,有時候要待上三天兩夜,當然不可能讓你洗澡,我運氣不錯,頂多待過兩天一夜而已,那一次就直接睡在車子後斗,到也挺舒服的。


 

 

不過除了當駕駛,我的本務還是要做,因為不會有人可以幫我處理的><  所以整個九月我真的超忙,要忙行政要忙採買要跟廠商協調還要準備開車。終於到了月底,有新的中戰駕駛受訓回來,我才能脫離駕駛的生活,不然我真的快操死了....

 

但天算不如人算,人算不如營長算,就在我們離開田中基地前,那時候剛好天氣變化很大,很多人都感冒了,甚至好幾個都還得了 H1N1(血液快篩呈現陽性!!!),不過都被隔離消息也都沒有傳出去.....

 

整個基地期間最重要的營測驗了,我們整個營從駐地(楊梅)機動到彰化田中基地訓練,訓練成果就是要看這個測驗,如果成績有過關,才能繼續參加年底的三軍連勇演訓,如果成績太差,很抱歉,只能全部回駐地重新訓練三個月,之後再進一次基地,訓練訓練再訓練,才能打連勇.....

 

隔天就是營測驗了,重要的幹部都被連長叫去開會,宣布明天的注意事項,而我,則是四處跑來跑去處理我自己的業務,但是我一到中山室門口,就看到裡頭的學長對我發出詭異的笑容,然後比手劃腳的跟我說,我明天要去當駕駛了><  天哪!真的不想去開車呀,而且測驗又是要三天,我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完了,哪有時間去陣地呢?

 

開完會我去找連長,想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連長說很多駕駛都感冒發燒,還有幾個被隔離了,駕駛真的是不夠了,而且測驗的時候裁判官還會一一核對每一個駕駛的駕照,檢查單位和姓名,所以不能找其他單位的駕駛來支援,只能用我們自己營上的駕駛....聽了這情況,我知道真的很麻煩,但還是極力爭取能不能想其他辦法讓我不去開車,因為我事情太多啦><  但連長說真的沒辦法,只能派我去了,因為我是營上最後一名駕駛,這樣的情況,要我說不也很難......

 

回行政室之後,跟Hu討論了一下,交代一下他能幫我處理的一些事情,這時候我突然想到,「挫賽,我的駕照放在我的識別證裡頭」,而剛好那一次收假的時候我忘記帶我的識別證回去了,所以我的駕照就躺在我房間的書桌上....

 

我想到之後馬上跑去跟連長講,連長也真的很挺我,他就說沒關係,那這樣我不用去開車,他來想辦法好了,就叫我繼續回去做事吧.....回去之後,其實我也知道連長應該想不出什麼辦法,所以我就打電話給我老姐,想要叫他明天幫我從台北帶下來彰化。我姐說他在新竹,我叫他明天六七點就回台北家裡幫我拿駕照,然後坐高鐵到台中烏日,我照理說應該八點就可以出營區,一路從田中狂奔到烏日,應該可以來得及在中午前趕回營區,準備下午出陣地......連長聽到這樣的計畫雖然覺得很麻煩我姐,但也只能這麼做了....我姐當然是把我念了一頓,直說麻煩,不過也真的沒辦法,他還是被我說動要跑這一趟~

 

隔天一早,我在等著我的洽公單準備外出,結果等半天都沒看到洽公本的蹤影,我馬上找我們的假參,可憐的學弟被我狂扣回來,他說因為怎樣怎樣,所以假單還沒有呈上去給營長!哪天不呈偏偏今天給我出問題,我就要他趕快去處理,他也被我罵了一頓=_= 但裁判官都已經到了營區,營長也都已經在測驗了,他當然不可能現在去找營長,但那不該是我們要去煩惱的事情,應該要想辦法解決才是。

 

副營長、營輔導長也都走不開,沒有人可以幫我們批洽公單,眼看已經快要八點半了,時間會來不及了,如果我們少一個駕駛,不僅是我們營不能參加測驗,還會被退基地,到時候軍團還會有懲處下來,最後追查到如果只是因為我忘記帶駕照....我就死定了(有規定駕照一定要隨身攜帶)

 

這時候原本排定開十噸半便當車學長看我緊張兮兮,就問我怎麼了,我因為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沒帶駕照,所以一直沒跟其他人解釋這一些事情,我也只是跟他提了一下說我要趕去拿駕照,不然就完了,沒想到他居然說還是乾脆他去開中戰算了!!什麼?他居然有中戰駕照,那如果他開我的中戰,我開他的便當車也行,因為裁判官不會檢查便當車的駕照!!

 

我馬上撥電話給連長,跟他講洽公單的問題和跟學長交換開車的事情,連長想都不想就說「換換換!!」駕駛的事情解決了,不過我還要趕緊聯絡我姐,他說他剛到板橋車站,我叫他趕~快~下~車!!不然過了板橋,那班車可是直達烏日車站呀><  他就趕緊下了車,還好來得及。

 

換駕駛的事件差不多就這樣了,不過後續開便當車還是有遇到一些狀況,半路拋錨四台悍馬車來搶救便當、營區門口上坡起步失敗、開著沒有車牌的中戰出去買菜(照規定中戰不能這樣隨便開出去的)....anyway,整個過程都算是有驚無險,之後開著十噸半到陣地送便當時,好幾個幹部看到我連十噸半也會開,都說我這個行政什麼都會,二連POA還說我是史上最強行政=_= 想想真的是相當有趣的一段回憶呢~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