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thAirport  

半夜,捷星航空緩緩降落在伯斯機場。

「接下來就要在這個國家生活一年了耶」 心中不免還是感到興奮,但同時也帶著點緊張。

還沒時間去細想之後的事情,就必須要先想辦法解決今晚睡覺的問題,由於班機降落已經是午夜時分,雖然有請人來接機,不過也是要等到明天早上才會過來。

「大不了就是睡在機場打地鋪嘛,又不是沒有睡過機場」前一天晚上才舒服地在新加坡機場睡了一夜,心想伯斯機場一定也會有適合睡覺的地方。這時幾個月前睡在米蘭鳥不生蛋機場的經驗在這時候突然浮上腦海,彷彿是個很可靠的前輩所傳下來的經驗的一劑強心針,但仔細一想似乎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的樣子。

 

「總之,先找找有沒有可以舒適躺下的地方吧」

 


伯斯機場比想像中小得多了,一樓為checkin櫃臺,手扶梯上二樓之後有一些簡單的店家和出境區,看起來是沒有什麼可以舒適躺著睡覺的地方了,最適合的地方應該就是二樓公用電腦旁的一排座椅,於是我便在那邊躺下,試著讓自己入睡。

 


「伯斯機場怎麼跟歐洲的機場差那麼多,幾乎沒看到什麼人在這邊打地鋪呢?!話說回來,天氣怎麼這麼冷呀!可惡!」剛從七月盛夏的台東補充了滿滿的太陽能量,似乎在澳洲的第一個夜裡就已經消耗殆盡......
FF.gif  

 


*********************************************************************************************  

隔天九點,在網路上臨時找的接機人F先生出現在機場門口,簡單打聲招呼之後便準備上車前往我住宿的地方。要上車時,看著F先生往副駕駛座的地方走去

「ㄟㄟㄟ,你在搞什麼鬼呀,走錯邊了啦4b72256b3d073 心裡開始這樣滴咕,怎麼剛好找到一個這麼讓人不放心的駕駛呢?但看著F先生還是開門坐了進去,這時候我才突然想到澳洲的車子都是右駕,駕駛座是在右邊沒錯,頓時心裡對於剛剛誤會F先生還感到些些抱歉,看來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慢慢熟悉呢
(筆記tatit (29).jpg

 


高速公路上,遠遠就看見好幾座高聳的大樓在遠方的地平線那頭。
DSC_0051

「那些大樓那邊就是伯斯市中心了」感覺F先生熟門熟路的說。

我看著那些大樓,好幾座大樓頂上還掛著建築用的吊車,讓我覺得整個城市都還很年輕,還在努力的建構屬於這個城市的天際線。話說回來,怎麼感覺開車開了那麼久呢?

「我也是第一次離開伯斯市區開這麼遠」看來F先生也不是多厲害去過很多很多地方的背包客嘛,不過真的話說回來,我怎麼會訂到一間這麼遠的hostel呢
1775465284.jpg  

 
 

 

車子開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到了我的hostel,下車前將說好的車資:"一條新加坡買的香菸"交給F先生。澳洲的背包客界中(有這樣的稱呼嗎?)有一種服務是幫忙接機,酬勞是要帶一條香菸給接機者,而且接機者還會用原價把香菸買回,因為在澳洲的香菸非常貴,光是一包香菸可能就要價10~25不等,所以這些接機的人要嘛是把菸留著自己抽,要不就是轉手賣給身邊抽菸的背包客(成交價從50-100不等),不管怎麼來看,都是一種很划得來的行業呢。

我昨晚睡不著時還稍微換算了一下一條菸的新加坡幣應該是多少澳幣,心裡對於價格已經有個底了。

「哪~這條香菸拿去吧」

「嗯,謝謝,那這邊23塊澳幣,零錢就不用找了~」

哦?不用找了?有這麼好的事?照我算的我還得找他幾十cents才對,沒想到他這麼大方說不用找了,看來真的是賺到了。


「那你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嗎?」F先生在離去前突然這麼問起

「應該沒有吧」不是我逞強不想問,而是真的覺得沒什麼問題所以不知道該問些什麼,又或者是我覺得很多問題先問了就有答案,這樣就不有趣了,生活不就是應該充滿各式各樣的突發狀況才會有趣呢?

「呃...那你這一年就好好加油吧,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打電話問我,我的號碼你有的」

我猜想F先生心裡可能想著「這個新手背包客怎麼一點都沒有新手的fu,這樣怎麼能顯出我豐富的澳洲生活經驗呢?」

但既然我本人都這麼說了,他也就這樣離開了。

關於這位F先生,後來我陸陸續續在朋友的FB好友名單上看到他的存在,而且在背包客棧的很多人的頁面中也看得到他的留言(當初也是他在我頁面留言我才會請他接送的),儼然就是把接送新手背包客當成職業的背包客,果然為了要賺錢,每一位背包客都是想盡辦法來賺錢呢。至於他拿了這麼多條香菸是要留著自己抽或是通通轉手賣給其他人?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想必他也因此撈了一筆吧。不過稍微比對了就發現,載完我之後他的留言從原本的"我可以載你到backpacker或sharehouse"改為"我可以載你到市區的backpacker或sharehouse",我猜想應該是因為我住的hostel莫名其妙的遠,讓他覺得如果每個人都這麼遠的話實在太不划算的感覺吧^^|||

 

********************************************************************************************* 

我在澳洲第一個落腳處是一間叫做Western Beach Lodge的背包客棧,是一間外表普普通通的平房,只有一個簡單的牌子上面寫著這裡的名字,我拿著我的行李站在門前,心裡想這家背包客棧是真的還有在營業嗎?但南半球的寒風一直往身上吹來,也只能硬著頭皮試著去把門打開了。

Perth_0193  

 

 

開了門,看到裡面三三兩兩的外國人在吃早餐,整體的布置還算是溫馨,有個看起來頭型跟光頭王很像的高大外國人親切地過來問我是不是要住宿,我就把訂房的資料給他,本來還想說可能要等到下午才能入住,沒想到光頭王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說我現在就可以check-in進房間,對於一個已經連續睡在機場兩天的人真是再好也不過的消息了,進了房間行李一丟我倒頭就睡ZZZ......

 Perth_0190
右邊綠衣服那位就是光頭王,是個工作認真的阿多仔

 

 

*********************************************************************************************

睡醒之後,要趕緊去完成新手背包客必須在到澳洲的頭三天做的幾項功課,於是向光頭王詢問該怎麼到伯斯市區(這些所謂背包客的"功課"包括了1.辦手機號碼 2.銀行開戶 3.貼VISA貼紙 4.申請澳洲稅號)

「抱歉打擾你,光頭王,請問一下如果我要坐車去市區該坐什麼車去呢?」

「要趣四區呀?就粗門之後左鑽就有公車讚牌,400公車」光頭王的英文帶著濃濃的澳洲腔,這些字從他口中講出來讓我聽得有點吃力@@「咦?泥趣四區是要幹嘛咧?」

「我要去辦手機門號,然後還要去銀行開戶」

「如果四這樣的畫那其實不用到四區,口以坐同一班車到附近的硬啦魯,那邊就有銀行和通信行了」

光頭王說了個感覺是地名的詞,但是對於一個剛到伯斯的新手來說是不可能理解這種進階級的地名的,我在心裡這麼說著@@。於是跟光頭王道謝之後就出門去坐車了,我還是選擇先到市區去看看,如果第一天沒到市區去看看就太可惜了,雖然這個理由似乎也不是那麼充分,不過,hey,我是自己一個人旅行耶,當然是要去哪裡就去哪兒呀,這就是一個人行動的好處呢。

69720061219ad3

 

又坐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公車才到了伯斯市區>< 在市中心稍微繞了一下,看到在Murray Street上有個information center,趕緊過去跟裡頭的阿婆要了張伯斯的地圖,看了一下方位,才發現原來伯斯市區很小,是真的很小,簡單來說,就是以三條東西向的馬路和兩條南北向的馬路交會而成的區域就是所謂的Perth CBD(中心商業區),以規模來說,公館都比這邊要來得熱鬧!

「明明是西澳最大的城市,怎麼還是會這麼小呢?」

當然,這時候的我還不知道,這條Murray Street之後居然是我伯斯生活裡佔有重要一席之地的一條街。

Perth_0663

Perth_0113

 

找了間順眼的手機行,請店員幫我介紹一下各種方案的差別,其實很多人在來澳洲之前就先研究好要辦哪一間門號的哪一種方案了,不過本人對於這種事的態度都是很隨(ㄌㄢˇ)性(ㄉㄨㄛˋ),所以店員說哪一個好我就辦哪一個,這樣豈不是比較輕鬆?順便請店員幫忙把手機號碼開通,就這樣我的第一件功課完成了。

 

 

這天,天氣不是很穩定,有時下大雨,是那種"這種雨再這樣下下去,應該就可以停班停課了吧"的那種雨,不過通常這樣想之後沒多久雨就停了,然後十分 鐘後就出大太陽,"剛剛不是才傾盆大雨嗎?怎麼太陽又變得這麼大呢?",但沒多久後就開始下起雨來,就這樣一直交替。

「這樣的天氣如果沒帶傘還真的是讓人傷腦筋呢」還好出門前有把傘放進包包裡頭。

Perth_0036

 

 

雖然感覺好像一切都很順利,不過說真的自己一個人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城市,身邊沒有可以互相扶持的旅伴,甚至是可以講中文的對象都沒有,平常很多事都不怕的我不免還是會感到慌張,是心裡真的有點慌而不是手忙腳亂忙東忙西的那種慌張,於是拿起手機,撥了號碼,這手機號碼是出發前一天跟研究所同學KP透過MSN講到我隔天要出發去澳洲的事情時她給我的一支號碼,對象是一個研究所時就認識但並不是很熟的朋友—江將,他與他新婚不久的太太在兩週前一起到伯斯來,他就是我在澳洲唯一一個認識的朋友了。

 

「Hello」

「喂?請問是江將嗎?」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觀光所的Smallove,阿致上一屆的...」

「Smallove....ㄟ....不知道耶」嗯?就算之前沒有太熟,但好歹也一起上過課一起吃飯聊天過呀,怎麼會不知道呢><

然後試著解釋了一會,江將還是不知道我是誰,我才突然想起,在研究所的時候,大家都是叫我的本名,根本沒什麼人叫我Smallove。果然一講了本名他就認出來是我了。這跟現在的情況很不相同,現在大多是朋友記得我叫Smallove,但是我的本名似乎都一直是個謎的樣子。我告訴我今天剛到,其實有一點亂了手腳,想約他們出來聊一聊問一些事情,於是我們就講好隔天在圖書館見面。

 

 


掛上電話,心中好像覺得比較踏實了,在這廣大的國度裡頭與台灣的我的唯一關連也連上了,雖然他們兩夫婦還沒能幫上什麼實質的忙,但光是這樣講講話真的就安心了不少(呼~)。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坐車回家了,順道去超市買了一些簡單的食材回去,明天的早餐也要先準備好呢...每次旅行的時候,總是要多考慮一下隔天要吃的食物。

 

走到車站,看到天上掛著彩虹與霓虹。


「嗯,這是個好兆頭吧,接下來一定沒問題的」在心裡我這樣對自己說~

Perth_0021


 

 

 

, , , ,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