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在陌生的房間醒來。

窗外十字路口的車聲從緊閉的窗戶中透進來,薄薄的窗簾映著灰色的天。

 

 

我們在茶卡鎮上的飯店房間,躲在被窩裡面,試圖讓彼此身子更暖活些。

*********************************************************

 

 

 

兩天前在青海湖畔黑馬河鎮晚上的溫度是零下8度。

150180030     

 

 

 

幾天前我和GaGa從西寧出發,順著青海湖向西行,黑馬河的民宿房間打開窗就是對著廣闊的結凍了的青海湖,夜裡則換上了滿天的星斗
IMAG3096  
遠方就是青海湖

 

隔天在黑馬河路邊攔便車,一輛車停了下來,才講好了價錢,巴士就從後方來了,於是我們便擠上了客滿的巴士晃到了茶卡鎮來。

 

一下車,風吹得緊,慶幸這趟旅途出發前在台北就買了遮耳雪帽,想起當初要買時心裡還不免滴咕懷疑著"有沒有這麼誇張呀,真有這麼冷要戴這種帽子嗎?"的心情就覺得好笑。

上背包,找旅館,進了十字路口氣派的大旅館,說是說氣派,但其實不過也兩層樓的建築罷了,但外觀和招牌看起來,應該是鎮上相當不錯的飯店了。下背包,看了房間,我們嫌有點貴,於是再去附近看看,看了一間超便宜招待所,不過那環境真的不敢恭維,所以就回去剛剛那間飯店check in。

趕在夕陽前,包了輛車載我們去茶卡鹽湖,識破了司機想要騙我們門票的伎倆,在鹽湖的鐵軌上牽著手走著笑著,回到鎮上吃了金針菇小火鍋,看了俗爛電視劇烽火佳人。

IMAG3116
茶卡鹽湖無止境的鐵軌

 

IMAG3121  

 

 *********************************************************

 

一夜好眠,我們賴在床上看海綿寶寶,試著不去多想這一趟旅程中我們最不確定的一段路:

從茶卡到敦煌

 

原來大陸的海綿寶寶配音是和台灣的一樣呢!

 2014-07-23_1504471_cr1  


  

 

 

 

背著背包出門去吃早午餐,點了兩碗餛飩後我就先跑去車站跟賣票小姐買了兩張往德令哈的車票,這是我們知道確定有車的最後一小段旅程了。

 

德令哈往北翻過祈連山口就到了敦煌,就地圖上看起來是有公路可以相通,不過我們查不到也問不到任何車班的資訊,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到了德令哈再想其他辦法。

 

我們倆匆匆把餛飩吃完,走出門外就看見巴士站前已經停了一輛巴士,我們衝過去問車上的師傅(司機的大陸用語)確認這車是不是開往德令哈,然後就坐上了車。

 

呼,還好有趕上~

 

到了12點預定發車時間,看到師傅開始點人頭和算他手中的票,點來點去都發現多一個人頭,他下車去找站務小姐,一會兒後回來開始要每個人拿出票根來驗票,驗著驗著其中一個大媽找不到他的票根,師傅認定他就是沒有買票堅持要他再付錢,那大媽也不甘示弱操著我聽不懂的語言(是藏語嗎?)開始與師傅吵架,兩人越吵越兇互不相讓,所以我們全車大約10來個人都在看他們兩個吵架,後來是旁邊的大叔出來勸架,叫司機就開車吧,才結束了這一場爭吵。

 

IMAG3137  
往德令哈的路上,積雪不斷

 

 

車行速度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漫長,到達德令哈汽車站時已經差不多下午3、4點了,下車前我們問師傅他知不知道怎麼坐車去敦煌。

「晚上大概八九點的時候會有一台巴士從這邊出發」那師傅順手指了一下汽車站前的空位,應該是指說巴士會停在這邊吧。

「喔!太好了,真的有車可以坐到敦煌耶!」我和GaGa都很開心得到這個寶貴的資訊。「所以那台巴士就會停在這邊,對吧?」

「其實不一定耶,他有時候停這邊,有時候停前面一點,他貌似沒有固定的停車位置」

 

 

不管怎麼樣,至少我們都有了一些資訊,就先下車去汽車站裡頭問問吧。

 

IMAG3143
德令哈市內的某座巨型工廠  

*********************************************************

 

 

德令哈汽車站的時刻表上面寫著"德令哈—敦煌"的巴士時間是隔天早上八點,並沒有師傅所說的那一班晚上八九點的車。

 

如果我們搭隔天早上的車就得先在德令哈找地方住上一晚,然後花整個白天的時間在巴士上,到達敦煌應該已經會是下午了,這對我們來說有點太浪費時間,而且我也想要趕在GaGa每月不舒服前先到敦煌,至少讓她是可以在飯店裡面休息而不是在長途巴士上度過。

 

 

 

「請問一下,今天晚上有車開到敦煌嗎?」我透過買票口向裡頭的小姐詢問著。

「明天早上才有」她一副要理不理的隨口應著我~

「可是剛剛我們車的師傅說今天晚上八九點好像會有一台車經過這邊開往敦煌耶,我們是可以在這邊買票嗎?」我自以為把師傅拉進對話裡面,講出來的話可信度似乎比較高,這樣應該能讓這小姐認真一點回答吧。

策略失敗!她厭惡地揮一揮手,說
「明天才有車,晚上的是從西寧發車的,他們不會進來這裡會直接開走」

 

 

終於,我們得到了另一項更有力的資訊:今天晚上這一台巴士是從西寧發車往敦煌,不過因為和德令哈這裡是不同巴士公司,所以這個小姐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們不確定的是這輛車究竟會不會開進德令哈再往敦煌呢?

 

看看時間也還早,於是我們兩個開始討論看是要今天晚上來賭一下能不能遇到這一輛傳說中的夜巴,還是就近找一間旅館舒舒服服地先住下,明天早上再搭車往敦煌。

 

 

我們決定先去附近逛逛,看看有沒有適合的旅館,然後混時間到晚上八九點,如果有遇上這輛夜巴我們就上車,如果沒遇到的話就住一晚吧!

 

150180291
德令哈汽車站內的無門廁所

 

 

 

街對面就有一間招待所,才敲了門我就後悔了,這裡同樣也是髒亂不堪設備簡陋,看一眼我們就逃出來了。

轉角過去找到了一間還不錯的旅館,我們的心情都輕鬆了一些,這樣至少今天晚上是不怕找不到地方過夜。

 

 

時間還早,想辦法打發打發吧。

 

汽車站隔壁的KTV餐廳說昨天才被臨檢不合規定所以要暫時歇業;

柴達木影劇院放映的電影時間都沒能配合得上;

德令哈最有名的德令哈外星人遺跡距離市中心幾十公里遠,臨時要找輛車給我們包過去也是很困難,雖然想去看但只好作罷。

 

沒辦法,到了晚餐時間只好先去汽車站旁的餐廳吃飯。那餐廳的年輕老闆挺熱情的,知道我們想要等晚上八九點的車子就說我們吃完之後就待在他餐廳裡等吧,外頭太冷了,屋子裡面有得坐有熱水也有暖氣呢。老闆說再過幾天他也要歇業過冬去了,所以現在食材也沒有剩很多,於是我們倆點了一些串燒、烤魚來吃吃。

 

東西烤好送上來,雖然賣像不是很好但至少是熱騰騰的食物,上頭灑了大量的香料,吃起來也還算OK。我們就在餐廳裡頭慢慢吃東西、聊天、休息,期待著時間不因屋外的寒冷而凍僵停滯。

  150180267  

*********************************************************

 

 

八點多,坐了幾個小時的我們整裝出門去看看狀況,老闆跟我們小聊一會兒後就叫我們小心保重。

 

才出門,就看到一台大巴士停在左手邊的馬路上,我們衝到巴士前面,看到車前版子寫著"西寧—敦煌"的時候,GaGa都開心的叫了出來。

 

沒想到真的給我們遇見了這一台巴士。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巴士上沒有人,附近也都沒有人,就一輛孤伶伶的大巴停在寒風中,我們只好把背包卸下,坐在車旁的公車亭裡頭等待。

 

 

 

風,不停的吹。

 

 

 

全身上下包得緊緊的,卻還是會冷。

 

這時候餐廳的年輕老闆走過來「Hey,我幫你們倆個拍張照好唄」

「喔喔,好呀!」雖然沒料到他會要幫我們拍照,不過我們還是答應了。

「你們兩個這樣不錯,一起出來旅行,我也想這樣找個伴一起去旅行,想要等天氣暖活些騎摩托車去敦煌玩玩」

150180402
包成這樣看得出來是誰才有鬼咧=.=   

 

 

拍完照之後,巴士這邊還是沒有人,老闆就叫我們再回他店裡去等吧,外頭太冷了,他會在窗口幫我們看著,如果司機回來了就會叫我們。

於是我們又回到了餐廳,透過窗口,我們看到陸陸續續有人聚集在車子的旁邊,不過看起來應該都不是司機。

再過一會兒,終於看見車子發動了,我們就跟老闆道謝告別,然後衝到巴士前面去找司機。

確認這班車是開往敦煌,我們便上了這一班夜臥巴士。

 

 

 

巴士內分為左、中、右三條躺臥區,每一區又分為上下舖,腳朝前頭朝後,從背後開始隆起的背版弧度剛好可以讓你後面的人把腳放在底下,當然,自己的腳也是這樣伸直在前一個人的背版底下。

 

車上位置還不少,我們速速找了位置躺了下來,等待著到敦煌的時刻。

 

車行速度越來越快,溫度也越來越低,我感覺到挺危險的,所以默默的把安全待繫上了,我叫GaGa也把安全帶繫好,沒想到她的安全帶是壞的,所以我們倆個就開始上演蜘蛛人,開始在上舖的位置爬來爬去找適合的地方。

好不容易躺好了,安全帶也都繫好了,晃著晃著也想睡了。

 

 

車速依然不減。

 

 

 

本來嫌髒不想要蓋的棉被,也因為受不了低溫而緊緊裹住身體。

 

一路上醒醒睡睡半夢半醒,凌晨兩點,巴士停了!

 

師傅把門打開,一些下舖的人開始往外走,抽煙的抽煙,尿尿的尿尿。我還在猶豫到底該不該起身去尿尿,司機就把門關上了,接著就把車上的燈熄掉,車子熄火,我們就這樣停在路邊。

 

這種深夜巴士因為安全的因素,所以凌晨兩點到五點之間是不能行駛的,不過車一熄火暖氣就停了,我看著窗子上頭已經結了滿滿的冰晶,我躲在棉被裡頭還是直發抖。

 

GaGa也冷,但我們都沒有辦法,只能靜靜的等待時間甦醒。

 

密閉空間內,這邊的大爺在打呼,旁邊的大叔偷偷放屁,下面的那個大哥卻不停的咳嗽!擔心會不會有被傳染感冒,我把頭巾蓋住口鼻,以為這樣就能夠多一點防禦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

 

 

 

氣溫持續下降...........

 

 

 

 

天色漸漸亮了一些些....

 

 

可惡,怎麼這麼冷!

 

 

沒有料到這一趟夜臥巴士會冷到這種地步!

 

 

 

*********************************************************

 

 

時間終於走到了五點,司機發動了車子繼續往敦煌出發,車內的氣溫慢慢慢慢地回升一些些。

 

車窗外開始有了其他車輛,巴士駛入熱鬧的街道,天色還沒全亮,路上就已經好多人車等不及似的開始了這一天。

 

 

 

轉進敦煌巴士站,我們到了。

 

我們總算從茶卡到了敦煌,那遙遠得似乎只應該出現在地理課本中的城市,我總算到敦煌

 

那天的敦煌,零下14度

150180063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