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隨著王建民的優異成績
各大媒體總是會報導小王的比賽消息
我並不會討厭小王
也為他的好成績感到高興
但是
心裡總是有股淡淡的憂傷...

我的棒球英雄是近年來第一位赴美的優秀好手
帶給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感動與期待

他在美國獨自打拼多年
在他第一次登上大聯盟時
心中真的很希望他能夠有好的表現

雖然說他在大聯盟的表現不盡理想
雖然說他已經離開美國回到家鄉

卻抹滅不了
「台灣第一人」的偉大光環
或許為他套上了這頂高帽
反而會和他的個性相衝突
不過
我說的也是事實

以下是我從ptt的CCF版看到的文章
轉錄於此


***************************************************************************

作者: spree8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 看板: CCF
標題: [轉錄]這就是陳金鋒
時間: Fri Jul 28 13:03:21 2006

[m[0;32;40m作者: anniehappy (Annie) 看板: Baseball
標題: [轉貼]這就是陳金鋒
時間: Sun Sep 12 01:28:41 2004[0;37;40m


轉貼自cpbl官網網際論壇 http://tinyurl.com/6kwzs
作者:wallace10161 / isaac
發表:2004-08-11 20:55


這就是陳金鋒

本來不想回的,
但是看到開版者的態度,
真的有些不能釋懷。
先說明我的身分,
我在出版社工作,
去年亞錦賽時主編了一本中華隊的書。
先解釋一下,
說出這一點,
並不是要表示我多懂棒球,
或者我多資深,
我知道很多球迷都比我更了解棒球,
自己只是井底之蛙,
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我在去年的亞錦賽前,
因為書籍所需的採訪,
因此前往左營進行了以不打擾球員為原則的六天採訪,
也因此有幸與陳金鋒近距離接觸,
也對他做了採訪。
去年,
因為國內比賽的關係,
國內職業選手比較晚進駐左營,
業餘的選手如林岳平、高志綱等,
就在那裡跟嘉義大學的培訓球員練習。
您知道嗎?
陳金鋒當時就已經進駐了,
那是他自己提前進去的,
亞錦棒球隊的選手宿舍尚未規劃,
(林岳平等因為是國訓隊,因此本來就有宿舍)
陳金鋒於是一個人住在跆拳隊的旁邊房間,
離棒球隊很遠,
自己提早進去做自主訓練。
我記得很清楚,
那一天,亞錦賽的重要人員一個都還沒有出現,
只有棒協的范訓銘先生進駐協助業餘選手的生活及訓練。
我經過了宿舍旁的廁所時,
看見一個簡陋的房間,
牆上白板以歪斜而自然的字跡寫著“棒球 陳金鋒”五個不起眼的字。
那一刻,我跟同行的攝影師的感覺是驚訝,
畢竟,職業選手未到徵召集合時間,
但陳金鋒已經一個人先住進離他家很近的左營訓練中心,
進行自主訓練了。
當天傍晚,棒球隊第一次集合,
沒參與冠軍賽的黃甘霖、潘威倫、謝佳賢等人,
以及徐總、李來發等陸續報到後,
陳金鋒才提著行李,從另一棟宿舍搬過來集合。
我的印象很深刻,
他右手提著行李袋,
左手拿著一把曬衣架,
並且很客氣的跟管理阿姨說:『阿姨,這可以還妳了。』
阿姨笑笑的跟他說:『要搬過來住囉?』
陳金鋒提早回國,
他是個認真的球員,
因為他放棄了在美國比賽與亞錦賽之間難得的自由時間,
一個默默進駐左營,自主訓練。
在你眼中他卻自大。

晚餐,
我們與徐總及李教練、范訓銘一起進餐廳吃飯,
陳金鋒帶一些第一次進餐廳的隊友夾菜、聊天。
與小時的隊友鄭昌明見面後,
陳金鋒更是放開了笑容,
在餐廳中談天。
晚餐進行中,幾個手球代表隊的選手還走過來跟他們要簽名,
他們就聊了一下,
陳金鋒也融入其中,
沒有您所說的驕傲。

第二天,
是我這一輩子最難忘的日子,
我也注定一輩子成為陳金鋒的球迷。
早上九點半(沒記錯的話),
棒球隊出現在球場,
練習守備與打擊。
那一天的太陽很大,
所有的隊員都顯得神清氣爽。
我們攝影師在旁拍攝,
嘉義大學球員一個回傳球,
被陳金鋒攔下後,
他轉頭對我們攝影師說:『小心一點,不要受傷。』
他的幾句話,一直都是我們攝影師現在跟人炫耀的事情:『陳金鋒幫我擋了一球耶。』
練完球,嘉義大學的球員跟一些年紀輕的球員負責撿球是學長制的棒球運動正常的狀況,
新人王潘威倫也不例外的撿球、收球具,
陳金鋒在外野邊撿球邊跑回來時,
李來發教練對他大叫:『鋒仔,給他們撿就好。』
他還是邊撿邊丟邊跑回來,
這就是你瞧不起的陳金鋒。

雖然是採訪,
但我們與中華隊的互動,
是明確而輕鬆的,
沒有任何的不愉快,
我們沒有侵犯任何他們的練習時間,
休息時間,他們抽煙時,
我就過去找機會聊天,
由於不是生面孔了,
他們對我都相當的親切,
陳金鋒也一樣。

印象最深刻的是下午。

看完錄影帶後,
中華隊進入重量訓練室做重量,
所有的球員都是集合後第一次做重量。
黃忠義打冠軍賽,
所以王傳家代理隊長,
分配重量機器。
每個人都很認真,
一個鐘頭當中,
我採訪李來發,
攝影師抓鏡頭。
接近尾聲,
徐總請球員練完就到後面大操場跑步(做完重量要跑步是常識,應該不用跟您這個棒球通
多作解釋),
球員慢慢的移動到外面,
最後剩陳金鋒、謝佳賢跟鄭昌明。
陳金鋒趴在軟墊上一直做仰臥起坐,
做到謝佳賢走了,
鄭昌明也要走了,
陳金鋒跟他說:『ㄟ~~~等我啦!』
鄭昌明回他:『我要去跑步了啦,不等你了。』
感覺得出來,他們兩個人感情真的很好。
剩下他一個人在重量訓練室做重量,
我跟攝影師在門口抽煙。
陳金鋒繼續在軟墊上做大量或許是他從美國學來的操,
突然,他坐起身來用力的以拳頭捶了地板幾下,
並大叫了一聲,
我跟攝影師都嚇了一跳,結果看見他邊流汗邊喘氣。
一個人努力在重量訓練室裡作重量,
並因為不滿意自己表現(這是我跟攝影師的猜測)而生氣的這個人,
就是你所不屑的陳金鋒。
我在那一刻,
差點流下了淚。
跟很多人一樣,
我曾經因為陳金鋒面對媒體的態度而有所疑惑,
但那幾天,
我親眼所看見的那一些,
讓我自己覺得汗顏而感動。
陳金鋒或許沒有親切且善於面對媒體的能力,
但他真的沒有任何可以讓我批評的地方,
他的內心比其他的球員,
都謙卑、都努力。
他沒有高高在上,
他只有不斷的努力。
你或許會繼續用一些奇怪的話回應我,
但我相信在台灣,
您是極少數的球迷,
大多數的球迷,
都跟我一樣,
支持著陳金鋒、支持著中華隊。


以上所述,都是事實。
回台北撰寫那本書的陳金鋒稿子時,
我想到那些情景,
流了淚。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這就是陳金鋒
期望
能還再見到Chen52馳騁於遙遠的球場上

陳金鋒

創作者介紹

smallove

smal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